当前位置:澳门太阳神娱乐网 > 探索发现 > 沙漠风筝:中亚神秘远古巨型箭头阵原来是动物死亡陷阱

沙漠风筝:中亚神秘远古巨型箭头阵原来是动物死亡陷阱

2017-02-13 15:53  来源:澳门太阳神娱乐网

从卫星照片中看到位于乌兹别克西部、近咸海的箭头状沙漠风筝。 Leaflet | Bing, © 2016 DigitalGlobe, © 2

  从卫星照片中看到位于乌兹别克西部、近咸海的箭头状沙漠风筝。 Leaflet | Bing, © 2016 DigitalGlobe, © 2016 GeoEye, Earthstar Geographics SIO, © 2016 Microsoft Corporation

  偏远中亚的远古巨大捕兽陷阱,暗示了曾有大批动物在此丧命,以及古人口腹之欲无穷。

  只有少数人见过位于乌兹别克乌兹丘尔特高原(Ustyurt Plateau)的中亚沙漠风筝。这个极度偏僻、占地广大的古老结构可追溯至铁器时代。几百年来,它被遗忘在辽阔又荒凉的乌兹丘尔特高原上,位置大约在乌兹别克和哈萨克之间。石块堆成的神秘图形在荒地上绵逾一公里。当你经过的时候甚至不会注意到,就像我一样。

  今年夏天,为探究人类最早迁徙、出走非洲的全球性计画,我不时会漫步在那片荒原上,或坐在这些石堆上而不自知,这些仅一呎高的断垣残壁隐没在远处。通常呈直线、平缓曲线或锐角。这些石阵看起来毫无意义。然而研究这些遗迹的当今学者们认为这些神秘构造并非偶然,而是代表了人类创造力和贪念的巨石碑。

  「从空中鸟瞰的话,一切更说得通了。这些陷阱大部分都呈现箭头状,我们在羚羊迁徙的路线上发现了连串这样的结构,它们可能引导了上千头兽只走向死亡陷阱。 」考古学家沙米尔.阿米洛夫(Shamil Amirov)利用卫星照片在地图上寻找位于乌兹别克西部的遗迹时,如此说道。

  阿米洛夫说,这些「沙漠风筝」(以更早在中东发现的类似石阵所命名)曾是超大的蛋白质帮浦。两千五百年前左右的游牧民族们用了好几代完成这些陷阱,协助吸纳了大批动物。和现在相比,当我走在乌兹丘尔特高原时,两个月内只看到了六只塞加羚羊,它们曾经是常见的草原羚羊。但我很快地了解到,假使人类曾在此地填饱肚子,那绝对不会只发生在铁器时代而已。

  神秘石阵

  近百年前沙漠风筝首度引起科学界的注意,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飞官回报,在约旦、以色列、叙利亚和沙乌地阿拉伯境内荒地上发现了排成多边形、漏斗形、和三角形的低矮石阵。此后,专家们便持续对这些神秘矩阵展开激辩。

  某些考古学家看到这地方少了任何居住相关设施,故一度认为这是邪教遗迹;有些则认为此地是新石器时代晚期,人们用来圈养以及驯兽之处。它甚至难倒了中东学者劳伦斯(T.E. Lawrence)。劳伦斯在1914年进行奈格夫(Negev)考古调查时说「这些类似巴基斯坦南部(Negeb)那些的又长又复杂的石壁,看起来像毫无目的的乱盖一样。」于是他下了一个薄弱的结论:这些墙应该是圈养骆驼用。

  这得感谢空拍照片和卫星资料,今人从近东到高加索、中亚的广漠地带发现了这些古代陷阱,至今总共发现了超过五千座。如今考古界对于这些石阵的功能有了共识,而这让和阿米洛夫持同样主张的乌兹别克考古学专家阵营站稳脚步。

  「我们非常确定这些是打猎陷阱,因为牧人们直到最近一世纪之前都还在使用这些陷阱。」同样也是乌兹别克国家科学院(Uzbekistan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)克拉卡帕(Karakalpak)分部研究员的阿米洛夫说。

  去年发表的一则报告中指出,阿米洛夫和同事们对乌兹别克的沙漠风筝的细心设计感到惊艳。这些遗迹有上千年历史,甚至西元前五世纪的游牧民族塞西亚(Scythians)的匠师都知道:不需建造高墙也能控制动物路线;迁移中的羚羊和驴子会避开任何不寻常的建物,像是一整排的石头甚至是很浅的壕沟。这些游牧民族设置了两排长达数百公尺长的类似障碍物,包括岩壁和一码深的屠宰坑。

  阿米洛夫的研究团队则发现了另一件同样引人注目的事:许多的沙漠风筝在咸海东边的台地上集结成巨型网状、绵延了数百公里。如此巨大的工程显示出了远古时期游牧民族的庞大数量。阿米洛夫写道,这些游牧民族可能把所有羚羊一网打尽。所得兽肉绝对远远超出当时的需求量,多出的肉则透过贸易处理。直至今日,这些V字型开口的沙漠风筝仍朝北方排列,空等不会再出现的大批动物。

  一网打尽

  这些巨大陷阱对古代野生动物造成多大影响?仍是个谜。

  但在一座建造于五千五百年前、位于叙利亚的沙漠风筝提供了罕见线索。数千块遭屠宰羚羊的足骨在此出土,研究人员计算了一连串约旦境内绵延四十哩的捕猎陷阱数量,可能使得波斯蹬羚之类的有蹄类动物数量锐减。剩下的则在十九世纪时被当地的枪炮一扫而空。

  「这些沙漠风筝可以告诉我们古代兽群迁徙的路线,但我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动物数量究竟有多庞大。」分析并研究了超过140座位于哈萨克西部沙漠风筝的法国考古学家奥立维尔.巴吉(Olivier Barge)在一封电邮中提醒。

  哈萨克和乌兹别克的考古学家们表示,廿五年前仍然有数万头赛加羚羊分布在乌兹丘尔特野外。但随着苏联垮台、盗猎猖獗、新式围栏以及地上天然气管线等因素,当地羚羊的数量锐减至数千只。两国皆正努力展开紧急保育,挽救即将消失的羚羊。

  「以前的猎人们并没有猎杀这么多动物,」来自哈萨克阿克陶市(Aktau)的资深考古学家安追.阿斯塔费夫(Andrey Astafyev)说。 「那种程度跟1990年代的状况完全不能比。当时人们失业,一切都失去了控制。他们用机关枪扫射羚羊,并把羚羊角当作药材卖给中国。」

  阿斯塔费夫跟我说这些话时,正好站在乌兹丘尔特高原上某个沙漠风筝的其中一个浅坑(或屠宰坑)。他假装自己是羚羊,在陷阱的洞中跑进跑出,解释兽群被困的样子。如今,这些陷阱除了草原上刮过的热风外,什么都捕捉不到了。

标签:
与“沙漠风筝:中亚神秘远古巨型箭头阵原来是动物死亡陷阱”相关内容推荐
最新更新
  • 太阳神娱乐网新闻
  • 灵异谜团
  • 奇闻趣事
澳门太阳神娱乐
点击排行
  • 24小时排行
  • 一周排行
  • 一月排行
最热太阳神娱乐网新闻